© 隐杉|Powered by LOFTER
是安于现在的生活并且学着享受庸常,还是甘冒下坠的风险振翅飞往远方?

稻子会在人的脚步声里慢慢长大。

言天弦歌:

文/弦君


·瓶邪黑花胖云,ooc慎


·私设大量,之前部分私设剧情可看在下写的解雨臣中心向《游园惊梦》【并不是广告x


·最近有点语死早,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



明晃晃的光洒满了村子的土路。清晨的空气里弥漫着雨雾,风中带着阵阵花的清甜气息。


这是一个千年的古旧村庄为数不多的新鲜活力,而这清晨的一点光亮,也因此多了一份不易察觉的温情。


吴邪睡眼惺忪地从床上起来,揉揉酸痛的腰。往身边一看,闷油瓶安静地侧躺在他身边,闭着眼睛,呼吸均匀。


简直像睡着的婴儿一样。吴邪...

老王摩挲着自己的老相机,用眼角瞥了一眼桌上随意摊着的一叠报纸,厌倦地将它扔进垃圾桶里。过了很久,他似乎终于下定决心,在纸上颤抖地写下几个字,然后拉开破旧的落地窗户,跳了下去。

2037年12月10日,这一天他以为自己死了。

老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床上,床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,穿着很老旧的衣服,正流着泪水看着自己。

女人双手握拳擦干眼泪微笑着拉老王起来:“你终于醒了,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么?”

老王不知所措只好沉默着,心里却在等女人继续说下去。

女人继续说着,刚刚擦干的泪水又流淌在她干瘪的脸上:“自从你去年去了北方就再无音讯,一个月前你被送回来,我才知道你受伤了,你怎么不...

Callie:

这些青涩、幼稚的记忆一直搁浅在我的体内,让我保持了孩子的容貌,脸上留下那种迷惑、不安与执拗的神情,只要这种表情还在,我便一直生活于时间的夹缝之中,不再年轻也不能老去。 


该是把这种表情剔除的时候了,心安理得地让时间的纹路爬上我的面颊,我会变得坚定、坦然,而且安详,而你将不再爱我,我可以自由地老去,我将脱离你的目光,从岁月的侵蚀中获得自由。 


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廖一梅



段子小说微基地:

现在凌晨零点三十八分,我刚挂了电话,与我的好姐妹。



她拨通电话就兴奋的问:“你猜我在哪里?”



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说:“香港!”



她呵呵的笑,说:“No! 我在美国!”



我一下子呆住了,问:“国际长途?”



她不满的说:“你在乎的总是钱!我说我在美国,在我们说世界牛人汇聚的地方---华尔街!”她去了华尔街,这是好多年前一起看旅游杂志的时候,我们一起约好23岁生日之前要去的地方。



可是,现在,我还在山西。



她听我这边半天没有...

藕叔:

文/藕叔

写在之前:然然老师教会我的最重要的三件事:批判性思维,发散性思维,不被现实改变的初心。

经历了大学前两年的失望和无语凝噎,大三终于迎来了能听的课和大学里对我最重要的老师,这大半学期也就十几节课却比我过去两年学的还要多。

总之,这是个有节操的好老师,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渔者。

今天上课的时候,然然说到自己为什么要当大学老师:自己当时就想找个不用坐班的工作,经过分析有两个,一个是记者,一个是老师。当了记者之后发现记者确实不用8小时上班······因为记者要24小时待命。就放弃了...

_朝十七:

文艺社:



文/虫二无边雪先生



(一)



我和一位要好的哥们儿喝了很多酒,那会儿午夜十二点。



他跟我说大一的时候很喜欢一位姑娘,是那种刻骨铭心的喜欢,可是那姑娘不喜欢他。



他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每天夜晚去陪她发短信聊天,一夜就是百十条短信,还偷偷的去给她充话费。



他三个月后表白,那姑娘说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,她喜欢白衣翩翩的俊俏公子。(关注文艺社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)...



美丽阅读:


姑娘的初恋男友是一个五月天的忠实粉丝,播放器里塞满了五月天的歌。两个人手牵手走在路上的时候,他会把自己的耳机分一个给姑娘,听阿信热血得唱要离开地球表面。姑娘回头看着初恋的侧脸,觉得心下无比稳定满足。在初恋的影响下,姑娘也喜欢上了五月天,尤其是温柔,总是在手机里循环得播放着。



后来啊,就像电影和小说里的那种情节,他又喜欢上了别的女孩。分手的时候,姑娘站在路上抱着初恋不让他离开,一遍又一遍说我们能不能不分开,我做错了什么,我可以改。初恋先生还是头也不回得走了,他说你没有错,对不起,只是我不喜欢你了。留下她一个人,站在熟悉的街口,却觉得周遭一切陌

98.10.14

苏小婵

大学毕业后,她有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。热烈相爱的男友回了河北老家,等着机缘合适的相遇,好比等一场流星雨。思前想后,她不顾家人劝阻,毅然辞职,买火车票去了河北。男友却是惊大于喜,他的身边偎着他的新恋人。 她失魂落魄地走在曾经无比热望的城市里,直到打车时才发现钱包已经不翼而飞了。攥着手里仅剩的三块五毛钱,她心痛得泪流满面。后来她找了一个发放医药保健品 广告宣传单的临时工作,每天累得腰酸腿疼 也不过二十块钱,她不愿狼狈地逃回老家,更不愿向旧恋人求援。她住在打工族群居的低矮的出租房里,幻灭感天翻地覆,一天一天都是要命的煎熬。 ...


- 查看更多 -